海納百川》國民黨玩弄「假民調」糟蹋黨內菁英(何啓聖)

海納百川》國民黨玩弄「假民調」糟蹋黨內菁英(何啓聖)

朱立伦悼念星云法师 赞颂典礼颁最高荣誉实践一等奖章

國民黨黨主席朱立倫(左)、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右)。(合成圖/素材取自本報系資料照、朱立倫辦公室提供)

國民黨一向標榜開大門、走大路,但15日中午媒體傳出一份所謂「黨中央針對高雄市長人選」所做的民調,讓國民黨的誠信,受到嚴厲的考驗。

黃金漁村 小說

這份民調,是從6月11日進行到13日3天,而選擇在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應邀出席高雄工商界推舉參選高雄市長記者會的前一天,透過媒體對外散佈,時機上的「巧合」啓人疑竇。而民調排名以柯志恩居冠,而積極在高雄奔走逾3個月的張亞中則是第五名,幾乎敬陪末座,僅超過前高雄市民政局長曹桓榮。

A股早盘开低震荡 酒店旅游股受封城影响跌3%

由於這份透過媒體釋出的民調,既無執行機構的署名,也無有效樣本數,因此,它的真實性引起各方議論。詭異的是,黨中央竟然是在卅小時之後,因張亞中公開表示將指派本人前往中央黨部,索取民調相關資格,秘書長黃健庭才被動的應媒體要求發言說明。在這卅小時內,任由傳言四處流竄發酵。

針對這份「神秘民調」,秘書長黃健庭兩次發言表示,「黨中央確實有委託『民調公司』進行民調,但外界流傳的民調內容,『只是其中一部分』,而且民調持續進行,會在適當時機做完整說明。」「民調非黨中央流出,無從判斷是否爲黨所做民調,黨中央一直在做滾動式民調,但屬參考式民調,不會公佈與提供,以防對手操弄。」

黃健庭的說法漏洞百出,邏輯不通,前後不一,欲蓋彌彰。明顯有以下十點疑團,黨中央有必要公開對外說清楚,講明白。

大暑为大凶之日!5禁忌一次看 3类人首当其冲

第一,我們必須要問,黨中央究竟有沒有這樣一份民調?還是隻是爲了防堵張亞中接受高雄工商界的推舉所形成的聲勢,而在記者會之前,惡意放出的「假民調」,潑這羣支持者的冷水?如果,真有這份民調,就大大方方的拿出來,何懼之有呢?

第二,根據黃健庭的說法,黨中央似乎確實有一份民調,而外界流傳的,黃健庭說「只是其中一部分」。那我們不禁要問,這流出的「其中一部分」是誰流出去的?要不要徹查?有沒有徹查?查出來了沒有?

讽赖清德是「切割王」 国民党团:执政党道德伦理沦丧

第三,如果黨中央沒有徹查,那憑藉什麼可以斷言這份流出去的民調,不是黨中央流出去的?那麼如果查過了,又是怎麼查的?不是黨中央流出去的,難道是「民調公司」流出去的?是怎麼流出去的?

第四,既然黃健庭說,流出去的只是「其中一部分」,那麼顯然已經證實是流出去了,只是沒有流出「全部」,而只是「一部分」,那黃健庭怎麼還說「無法判斷是否爲黨所做的民調」?你不是都已經證實是黨所做民調的「其中一部分」嗎?那怎麼又「無法判斷是否爲黨所做的民調」呢?

第六,是不是黨中央所做的民調,在判斷上真有那麼難嗎?只要比對名次是否如黨中央所做的?得票人數與比例是否如黨中央所做的?納入民調的人選,是否與黨中央所納入一樣?這麼簡單的比對都不會,還奢談更形複雜的黨內提名作業呢?

龙年投资大趋势丨中信证券秦培景:2024年股市可关注四条主线

第七,黃健庭說,爲了怕對手操弄,而不予公佈。對於一份已經完成的民調,哪裡還有「對手操弄」的空間?一份沒有操弄空間的民調,爲什麼不能對當事人公開?黨中央不公開的顧慮究竟是什麼?

第八,這份「神秘民調」從15日中午在媒體間流傳,各界質疑這份沒頭沒腦的民調,既無執行機構,又無有效樣本數,引起喧然大波,但黨中央卻坐令事態的延燒,直到張亞中校長要求公開資訊,黃健庭才被迫表態,這中間超過30小時,黨中央有任何「救火」作爲嗎?爲什麼不及時對外澄清,進行止血消毒呢?任由「假民調」傳言發酵,對相關當事人造成傷害,黨中央何以置之不理?理由是什麼?

第九,從假投票,到假民調,符合2月9日中常會所通過提名辦法所謂「以協調代替初選」的原則嗎?這些程序是「協調」還是「初選」?還是「什麼都不是」?那究竟是什麼機制?這種亂七八糟、顛三倒四、毫無章法、莫衷一是的作法,要讓這些有意爲黨承擔的菁英,何所措其手足?

第十,從黃健庭的發言,確定了民調確實外泄了,而黨中央似乎是以「只外泄了其中一部分」來試圖減輕自己的過失,但是,對黨、對當事人造成的傷害,黨中央有人出面負責嗎?有人出面道歉嗎?還是說,「外泄都外泄了,不然你想怎樣」?

從2000年總統大選至今,黨中央因爲「假民調」,造成親痛仇快的歷史教訓,歷歷在目。事隔22年,黨中央還要搞假民調這種造假弄虛的卑劣詐術,對黨格、黨德造成無以復加的戕害,黨主席朱立倫承擔的起嗎?

共工 小說

外界流傳的這份「假民調」,對國民黨傷害,至深且巨,而黨中央也不願意對外澄清其真僞,只用「無法判斷是否爲黨所做民調」來搪塞外界的質疑,實難杜外界悠悠衆口,其外溢的負面效益,可能造成選舉的嚴重挫敗,黨中央蠻不在乎的態度,又一次令基層黨員心寒。

既然黨中央寧願讓這種喪失黨格、黨德的「假民調」恣意流竄,戲耍黨員、糟蹋菁英而不做澄清,就請黨中央在今天以後所做的所謂「滾動式民調」,不要再將張亞中校長納入。

同時,媒體盛傳,傅?萁委員15日約見楊志良勸進參選,長達一個半小時,以國民黨這種「先有人選再作民調」的特有「指定式滾動民調」,在柯志恩婉謝出戰之後,可以大膽預測,下一次的民調結果,排名第一的將會是楊志良。

憑心而論,有張亞中、楊志良、曹桓榮等優秀的黨內菁英,願意爲黨承擔,本是美事一樁,透過公平的良性競爭,決定人選,全力應戰。但黨中央舍此不圖,玩弄今日黨中央特有的「指定式滾動民調」,相信沒有一位黨內菁英,願意「被滾動」。

前有桃園張善政出場式的摔跤,今天又讓高雄市長人選重蹈覆轍,這種學不會教訓、一再出錯的窘態,究竟是愚笨?還是故意?書經有云:玩人喪德、玩物喪志,黨中央請適可而止,否則,再玩下去,真會把國民黨的百年基業玩掉,屆時,朱立倫背得起亡黨的罪名嗎?

(作者爲孫文學校總校長辦公室主任)